飘天文学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一千两百一十五章 煮酒论英雄,你我本是一体!
    第1214章  煮酒论英雄,你我本是一体!

    “修洛特,我的学生。主神庇佑,与我饮尽这一杯酒!”

    “是,老师!主神庇佑,愿您如太阳般光耀天下,而学生如黑狼般护卫左右!…”

    “哈哈!太阳有着主神的神性,黑狼也有着死神的神性。在我们墨西加人的传统神话里,两者的神性虽有差距,却不分主从,而是一般齐整的!”

    “啊!老师…无论如何,我都是您的学生,当追随着您,如羽翼追随着雄鹰…我会始终忠诚于您,因为羽翼与雄鹰,本是一体!…”

    “是啊!羽翼与雄鹰,本是一体!你我本是一体…”

    太阳落下,大帐中燃起火塘,阴影从四周涌来。温暖的火塘旁坐在两人,被火光照的橘黄。阿维特动作亲近,笑容温和,饮着杯中的青梅酒,一杯又是一杯。修洛特动作恭谨,始终保持着学生的礼仪,为老师斟酒,也被拉着喝了几杯。

    “来!再饮!”

    “是!”

    “哈哈!修洛特,你是我唯一的学生,是我唯一的女婿,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啊!来,放开肚皮,多喝两杯!”

    “是…是是!”

    “我记得,十多年前,我们就是这样喝酒的!什么也没吃,就是饮酒望着落日,直到漫天星辰…而你还和我说,想要改变整个天下!要坚守底线,要秩序宽容,要让更多的人一般齐的什么‘平等’…眼看着十多年过去了。到头来,天下能平着站在一起的,也就你我两个罢了!…”

    “啊…老师,我当时的话,您竟然还记得…不,您当站在高处,而我愿为您的辅佐,就像雄鹰与仙人掌!”

    “哦!这一句我也记得!那不是在勒曼河边,和死掉的苏安瓜领军对峙时,我们一起发的誓吗?我当如雄鹰,飞翔征服天下万民。你当如仙人掌,用根系凝聚四方各部…我们还是一般齐的‘平等’啊!”

    “啊这…老师,您的记性真好!真是神佑的太阳神王!”

    “哈哈!别人说的话,我记得不多。但你说的话,我记得很多…因为我知道,你是真正蒙受神启的,是被众神所赐福的!你说的话,都饱含着古老的神性,令人获益匪浅,能够慢慢琢磨…无论这神是不是墨西加的主神,是不是最古老的死神,是不是来自西方的神人…无论如何,修洛特,你都是有真正神性的啊!…”

    “这…老师,您的酒空了,我再给您斟一杯!…您才是唯一至高的神王!”

    两人就这样干喝梅酒,连一点下酒的菜也无。不一会的功夫,阿维特就喝红了脸。他笑容愈发灿烂了,语气愈发亲近,搂着修洛特的肩膀,完全丢掉了神王的威仪。这一刻,他倒像真变成了曾经的忘年挚友,像十多年前那个饮酒的星夜时一样了。

    而在阿维特身旁,修洛特一边维持着学生的恭敬,一边心念飞速的转动。他脸上虽然不红,浑身却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就像是从水里捞出的一般。他完全想不通,阿维特这个不爱喝酒的人,今天非要把他自己灌醉。然后有意丢掉神王的仪态,拿出挚友的作风,一起聊什么“一般齐的平等”…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啊?…。。

    “修洛特啊!你说过,在遥远的西方,有位气概惊人、爱吃梅子、征讨数千里的部落大酋长!他曾经与最重视的、神裔血脉的小酋长,一起就着酸梅煮酒,谈论天下真正有神性的英豪…”

    “是…”

    修洛特抿了抿嘴,脸上勉强笑了笑。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和阿维特说过这个故事。更关键的是,他不记得有没有说过故事的后续,有没有说过打雷,有没有说过小酋长逃走以后,成为了大酋长的一生之敌…

    “大酋长说,这个天下,能算得上真正有神性的英豪,也就是我们两个了!然后,小酋长非常畏惧,天空一个雷劈下来,他丢掉了手中的木勺。大酋长哈哈大笑,他不畏雷霆,小酋长却害怕天雷,明显不如他!于是,他放走了小酋长,放走了他看重的神性英豪…结果呢?小酋长成为了他最大的对手,给了他一次天火,击败了几乎征服天下的大酋长。最后啊,小酋长也哈哈大笑说:‘我不怕火,你却害怕天火,你也不如我啊!不过,你说的不错,天下真正有神性的英豪,也就是我们两个了!’…”

    阿维特一边笑着喝酒,一边讲着他记忆中的故事,回忆着那些久远到不真切的回忆。而修洛特呆了一会,是真的有些惊讶。自己原来,是这么和阿维特说的吗?还是阿维特自己的脑补…

    “可惜!两位真正有神性的英豪,惺惺相惜,交情这么深厚…他们却不能一起携手,一起征服整个天下,一起分享家族长久的权力!这是多么的可惜啊!…”

    阿维特喝尽一杯梅酒,看了看陶罐,陶罐已经空了。他于是摇摇头,放肆地敲着陶罐高歌,又好像发纵着心中的什么情绪。他唱的歌似曾相识,又似是而非,却别有味道。

    “对着酒唱着歌,一个人能畅快高兴的时候,一生又能有几次?我们都是天上落下的露水,蒙受着朝阳的神性,也在神性中燃烧殆尽…我们站在最高的金字塔上,既俯视天下、慷慨激昂,又心中忧虑、带着厚厚的神性面具!又有什么,能让我们忘记忧愁,从神灵与王者的面具中走出呢?只有这一罐醉人的美酒了吧?!…”

    “来吧!只有真正一般齐的朋友,才能坐着一起喝酒,喝醉到不省人事!因为啊,我早就知道,这天下真正有神性的英豪,只有你我两人!…”

    唱到这,阿维特转过身,用清醒而明亮的醉眼,看着神情拘谨、恭敬谦和修洛特,笑着摇了摇头。

    “修洛特,我的学生!你怎么一点都放不开?你以前可不是这副样子的啊!”

    “尊敬的老师!以前的我,是辅佐您的学生与女婿。可当您继位了至高的神王后,您就是我尊崇的王上了!…”

    “哈哈!你确实是长大了,可这天上既没有雷,也没有天火呀!…”…。。

    听到这滴水不漏的话,阿维特笑着摇了摇头,开了个并不好笑的玩笑。他幽幽的叹了口气,醉眼伶仃,语气依然亲近的说道。

    “主神见证!修洛特,我也曾以为,自己是天下间神性的所在,是唯一的神王!可如今,我终于理解了你说过的这个故事。我不过只是那个煮酒大酋长,犯了和他一样自大的毛病。这天下的神性啊,并不属于一个人!…”

    “修洛特,我的学生。你说,煮酒的大酋长,如何才能和神性的小酋长,永远地站在一起,去征服分享、共同治理整个天下呢?…”

    “呃…这…”

    闻言,修洛特顿了顿,一时不知如何作答。这个问题问的,这两人怎么能永远站在一起呢?不过,阿维特认知中的两位酋长,却又和他完全不一样。这已经是个墨西加版本的故事了…

    “主神与先祖见证!尊敬的老师,我不知道答案,还请您指导于我…”

    “哈哈!神启如你呀,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吗?那就让我再做一回老师,和你细细说一遍吧!…”

    阿维特突然很高兴,笑着拍了拍修洛特的肩膀,随后幽幽的说道。

    “主神见证!这世间所谓的忠诚,真是一件很难预料、很难掌握、很难指望的事情啊!我们只能确定,这个人在这时候、在你身边、在你眼下的情形,他可不可信…所以,真正能信任,能靠得住的,只有三种人…”

    “政治目标一致,一同仰望太阳,有着同样的神树志向,就是‘同树’!家族利益紧密,有着血脉与婚姻的牢固联系,共同向着一方生长,就是‘共枝’!而深埋在大地之下,被厚厚的土壤束缚,无法背叛树木的根系,大小都必须连在一起的,则是‘连根’!…”

    “同树,共枝,连根…普通的人啊,只需要任何一种,就足以让他变成自己人了!而对于真正有神性的英豪,则需要三种都一起用上啊!那位煮酒的大酋长,既然遇到了天下唯二的英豪,看出了对方的不凡,又怎么能不用上这三种办法,与对方连为一体,反而让人害怕的逃走了呢?”

    说到这一句,阿维特醉酒笑着,开心笑着,紧紧握住修洛特的手臂,得意的开口道。

    “啊哈哈!所以呀,这位气概惊人、征服数千里的英豪,他却是不如我了!…”

    39314595。。

    ...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