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我有十万亿舔狗金 >902 一曲楚人美,天涯何处觅知音
    撞门肯定不太合适。

    反正恒生只不过是为了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而已。

    就和观看一出文艺表演差不多。

    如此想,江辰逐渐沉下心来,转过身,打量这个房间的环境。

    说是房间,其实不恰当。

    面积要大许多,起码两三百平,相当宽敞,正前方是一个小型戏台,歌舞团应该经常在这里演出,只不过戏台此时被一道半透明的纱幕遮着,纱幕呈暗红色,导致后面的戏台变得不太清晰,朦朦胧胧。

    正对着戏台的,是奢侈的真皮沙发座椅,好几个,每个座椅旁边都有小圆桌,但是别说瓜子点心,圆桌上甚至连杯水都没有。

    这叫早有准备?

    未免太马虎了吧?

    难道恒生歌舞团之前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盛名之下无虚士。

    专门在总部安排一层楼豢养这群德艺双馨的美女,恒生歌舞团一定有其独到的地方,难不成是耿知达带错了位置?不是这个房间?

    就在江辰思量的时候,“砰”的一声。

    整个空间的灯光全部黑了下来。

    瞬间伸手不见五指。

    要是胆子稍小的人,恐怕得惊声尖叫不可。

    好在江老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爷们,呼吸平稳,连心率都没变一下。

    “噔。”

    不知道十几秒、还是几十秒,浓稠的黑暗被打破。

    有灯光再度亮起。

    但是不复明亮。

    两三百平的小型戏场内,只有戏台里亮起了灯,并且亮度暧昧,再加上还有暗红色纱幕的遮挡。

    江辰的视野里,只有一片朦朦胧胧的红。

    不知道是不是主观错觉,空气里的香味仿佛更加浓郁,好像哪里吹来了风,红色的纱幕微微荡漾。

    很简单的灯光秀。

    但是却达到了独到的效果。

    起码可以确定,耿知达并没有弄错位置。

    昏暗的环境中,江辰走到一个沙发座椅前,坐下。

    既然走不了,总不能站着欣赏吧?

    “嗡……”

    无意间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键,沙发座椅的靠背慢慢的放倒,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型床铺。

    难道之前的客人,还躺着看过?

    确实会享受啊。

    “嗡……”

    摸索了会,江辰找到按键,靠背重新上升,还没等完全升起来,音乐声毫无预兆响起。

    正在研究沙发座椅的江辰豁然扭头。

    不是什么动感的舞曲。

    而是类似恐怖片BGM的纯音乐!

    并且伴随着渗人的音乐,红色纱幕内昏暗的灯光也变得闪烁不定起来。

    想想这幅场面吧。

    一个人待在幽静的空间里,四面八方响着头皮发麻的恐怖音乐,朦胧的灯光还隔着纱幕一闪一闪。

    绕是江辰胆魄不俗,一时间也忍不住产生骂娘的冲动。

    什么意思?

    究竟是给他准备节目,还是让他来参加密室逃脱呢?

    要是换作一般的资本大佬,这个时候恐怕早就跳起来了,不过江辰胜在年轻,承受能力强,短暂的惊愕后,重新沉着冷静。

    不寒而栗的BGM还在持续,灯光的转换也配合着节奏。

    他孤独的坐在沙发座椅上,盯着纱幕后的红色戏台,想看看待会是不是真会蹦个女鬼出来。

    可以肯定的是。

    耿二公子确实没有说谎。

    歌舞团今天的准备的确是煞费苦心。

    在恐怖的BGM中,戏台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身影,隔着半透明的红色纱幕,看不真切,隐约只见身段凹凸婀娜,长发飘飘。

    难怪那么引人入胜。

    恒生歌舞团,果然名不虚传。

    上台的只有一名舞者,在开场之后也没有改变音乐的意思,踩着苍凉阴森的BGM,在戏台上扭转腾挪,一切的动作都隔着纱幕在江辰的眼底影影绰绰呈现。

    光亮加上纱幕的遮挡,江辰确实看不清对方的脸,只不过可以依稀辨认对方穿着蓝色的戏服,乌黑的长发随着僵硬的动作甩动漂浮,营造出一股说不出的——“美感”。

    这种舞蹈。

    李姝蕊肯定是跳不出来。

    看着外界罕见的节目,江辰心跳开始不由自主加快。

    这样的音乐。

    这样的服装。

    他开始想到了一部电影。

    一部应该让无数人刻骨铭心的电影。

    里面的女主,好像就是这幅打扮。

    一曲楚人美,让多少人肝肠寸断,没齿难忘。

    胆大归胆大。

    但童年阴影总能击破你的心防。

    江辰有点坐不住了。

    似乎是看出他对这个节目的“满意”,戏台上的舞者继续她难以言喻的诡异舞步,逐渐缩进与纱幕的距离。

    “噔。”

    “噔。”

    BGM声音变大。

    灯光明暗转换的频率也开始变长。

    明暗交替之间。

    戏台上的舞者已经贴到了纱幕后,依稀可以看到她的脸上,好像也蒙了面纱。

    大威天龙,大罗法咒……

    作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的江辰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跳得不错,下次别跳了。”

    江老板不愧是实在人,照顾对方颜面的同时,也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不是还没结束吗。”

    显而易见。

    不是鬼魂。

    而且听音色,好像也不是那位白洁团长。

    灯光再一次熄灭。

    塞满整个耳道的恐怖音乐可以屏蔽其他的任何声响。

    灯光再一次亮起。

    纱幕被挑开。

    蓝色古装戏群的舞者出现在戏台边缘。

    灯光重新亮起。

    舞者已经走下戏台。

    没有看错。

    这位技艺超群的舞者脸上的确蒙着面纱。

    还没等江辰看清她的模样,灯光又一度熄灭。

    整个空间,只听得到绕梁不绝的恐怖BGM。

    规律的时间过后,灯光却没有再如期亮起。

    可是江辰。

    却感觉到了一股飘荡而来的阴风。

    不对。

    应该是香风。

    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他可以分明感受到,那个舞者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哪怕明知道对方是人不是鬼。

    可是这种感觉,依旧难以言喻。

    “白团长呢?”

    江辰语调还算镇定。

    “怎么?人家跳的难道没有她好吗?”

    耳畔传来湿润的热气,好像有人正踮着脚,凑近身,贴着他耳畔说话。

    并且。

    江辰还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抓住。

    那只手冰凉,却又夹杂着一丝暖意。

    江辰下意识后退半步,结果撞到了后面的沙发座椅,于是失衡,跌坐在座椅上。

    “咯咯……”

    化不开的黑暗中,只听到恐怖的BGM中响起一阵幽深而诡异的娇笑。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