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盛世枭雄 >第1051章 阴谋(19)
    一里外的山林内,桑巴手下副将罗哲站在山坡上,远远地望着。

    这些大夏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用骡马车队做先锋,寻常赶路,不是车队要跟在后边的吗?

    车队竟然又停下来。

    又是怎么想的?

    “头,车队要是先来,这火是点还是不点?”身边的副手问道。

    “怎么点?咱们不就是奔着车队的?一把火把步枪子弹都烧了,炸弹再爆炸了,我们忙乎了一圈图个啥?”罗哲道。

    “那怎么办?”副手问道。

    罗哲没有吱声。

    车队忽然又动了起来,列成长队,缓缓地前行着,一辆跟着一辆。

    罗哲眼睁睁地看着车队就在前方一里不到的路上通过,一直到前边的溪水处,再次停下来。

    “这些大夏人搞什么玩意?”副将自言自语地道。

    就见到车队停下,赶车的人利索地将骡马从车上解下来,竟然是不走了。

    罗哲心里忽地一紧,往高处再走了几步。

    倏地,身后传来惨呼声,罗哲一惊,就听到身后的密林中忽然喊杀声四起,无数箭矢飞射而来。

    数不清的火箭从密林中飞射过来,瞬间就有火焰燃烧起来。

    “敌袭!敌袭!”呼喊声,喊杀声顿时响彻山林。

    罗哲带人正在下风口,这火本来是他们打算放的,谁想到身后密林里会突然窜出放火的人。

    不容思考,山上的士兵已经被火逼得跑下来,罗哲翻身上马,也往山下狂奔而去。

    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右侧早就一字排开一队骑兵,虎视眈眈,而前方,一字排开的马车拦住了去路。

    罗哲到这时候他还不知道中计就是傻子了,一拨马头,就往溪水处奔去。

    溪水有一处并不深,只要过去,就可以借助溪水挡住火势。

    距离溪水不过几百米,骏马也不过片刻时间,但就在临近溪水的时候,罗哲不由一勒战马。

    就在溪水的对面,数百名士兵正握着长弓弩箭,列队在前。

    战马嘶鸣着站下,回头看去,一边是山林的烈火冒着浓烟,一边是列队逼近的骑兵。

    罗哲目呲欲裂,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不知道他怎么就能忽然被包围了。

    来不及思索,罗哲调转马头,奔向车队,只要越过阻拦的马车…

    然而,赶车的马夫们忽然也举起了弩箭,马夫竟然也是士兵们装扮而成的,弩箭急射而来,四面八方忽然传来呐喊声: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三面临兵,一面大火,不断有士兵哀嚎着中箭落马,大势已去。

    刘彪眼睁睁地看着,面色发白。

    他双手被捆绑着坐在马上,居高临下,所有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战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绝对的优势下,罗哲的人马,没有漏掉一个人,尽皆俘获。

    “你们怎么发现的?”刘彪面色灰白问道。

    “你问大将军去吧!”士兵们毫不留情地嘲笑着。

    刘彪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寻林立的身影,却只见到同样被绑着的罗哲。

    清点战俘,打扫战场,车上的箱子被抬下来,当着刘彪的面打开。

    哪里有步枪子弹?箱子里分明就是碎石沙土。

    “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曹安冷冷地看着刘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刘彪嘴唇哆嗦着,在事实面前,他再也无法抵赖。

    “我只负责将你们从阴山引出来,引到这里……其他什么我都不知道。领出来的人越多越好,带出来的步枪子弹越多越好。”

    曹安忽然一鞭子抽过去,曹安脸颊上立刻就落下血淋淋一条口子。

    “你也是大夏人,竟然与草原人勾结,陷害同胞!你还是人吗!”

    刘彪忽然一昂头,瞪着刘彪吼道:“就是你们大夏人杀了我全族!把我卖给草原人做奴隶!我早就不是大夏人了!”

    阴山山口,两座火炮陈列在山口铁丝网之后,被前方的士兵遮挡着。

    哨卡上,秀娘望着远处涌出的骑兵,对林立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的二郎料事如神,果然就猜到了会有人要趁虚而入,果然是一网打尽。

    她看看前方的崔巧月,又看看后方奔驰的士兵,再看看面前横七竖八流着鲜血已经不再哀嚎的人,厉声道:

    “到射程,就给我打!”

    “是!”

    瞭望手立刻举起了红旗,火炮手们跟着将炮弹装上。

    近了,近了,红旗倏地向下一落,砰砰两声,炮弹激射出去,却有偏离,落在骑兵左侧。

    红旗左右一摆,炮口迅速被调整,接着又一发炮弹激射出去,正落在人群中央!

    刹那,人仰马翻,整齐的队伍立刻就被撕开个豁口!

    关卡处的牧民们被惊吓住了,她们哪里听过这般火炮爆炸声,呆愣在原地。

    待到再一发火炮响起的时候,发一声喊,四散奔逃。

    崔巧月的人也被裹挟着,一时被冲散,崔巧月的骏马也被巨大的爆炸声惊扰,嘶鸣一声就横冲直撞奔跑起来。

    乌兰勉强控制住受惊的战马,大怒道:“阴山里怎么还有火炮!火炮不都带走了吗!”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跟上来的护卫大喊着:“将军,往哪边走?”

    乌兰怒吼道:“冲!冲过去!”

    林立早就坐在了马背上,从火炮声响起那刻,就带着人也往前冲去,在乌兰必经之路上列队,步枪子弹上膛三三队列,一字排开。

    牧民四散奔逃,本能地向后奔跑,林立望着被裹挟其中的崔巧月,举起了步枪。

    在看到崔巧月的那刻起,林立就在心里宣布了崔巧月的死刑。

    战争让人冷血,因为没有人会容许身边埋藏着一颗定时炸弹!

    砰砰砰!

    林立一口气将子弹全都倾泻出去,随着这声枪响,一排排连发子弹呼啸而去。

    远处一袭红衣忽然从马背上坠落,翻飞的马蹄从红衣上践踏过去,翻倒的马匹再重重地跌落在人身上。

    枪声中,远处乌兰的人从居住区冲了过来。

    世上从来不缺少勇敢的人,但勇敢并不会给血肉之躯加上能抵挡子弹的护盾。

    在迎接到第一排子弹的时候,本就被火炮惊得魂飞魄散的士兵们,再也顾不得命令了,调转马头,往后逃去。

    林立的视线紧紧地锁定乌兰,枪口追着乌兰移动着,忽地,乌兰的身体在马上一晃,接着跌倒下来。

    “乌兰死了!”

    “乌兰死了!”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哨卡上,秀娘热泪盈眶,她举着望远镜的手早就僵直了,却不自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