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久了,他不会真的灰飞烟灭了吧!”

    “难说了,我们的仙识都根本找不到他,如果他没死,那就只有三种可能,要不他已经离开了蓝海星,要不就是他在某种能够屏蔽我们仙识查探的仙器之内,要不就是他的仙识强大程度还在我们之上。”

    “不可能离开蓝海星,他当时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他连天仙都还不是,区区灵识更无法与我们相提并论。现在找不到他,若不是死了,看来就只有是在危急关头,他体内的某种自动防御仙器启动,导致我们查探不到。”

    “那现在怎么办?”

    元二三人齐齐看向诸一,虽然四人以兄弟相称并无上下级的关系,但在重大事项需要作出决策时,往往都是诸一拿主意。

    “等!”

    “等?”三人对于这样的答案感到非常意外。

    “要不你们到海中去寻他?”

    元二反应最快,连忙摇头跟像拨浪鼓似的。章三覃四想明白后也立刻表示还是等着比较好。

    他们现在用仙识找不到,那么到了海里,也依旧无法用仙识找到的,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肉眼来找。他们四个仙人,已经多久没有像普通人一样用肉眼寻找东西了,何况这么大一片海,大海捞针不至于,但也差不多了。让他们到海里面肉眼找人,就跟让三个天天坐惯了车的人走上几三公里路,那谁会愿意呢?

    鸿蒙大陆,太昊阁。

    “你等既然从华夏来到鸿蒙,定是要对叶仙使不利,念在叶仙使对华夏关照有加的份上,我放你们离开,若是你们再不走,那便不要走了!”

    牧北山已经伤愈,这次重掌太昊阁后,对徐潜仙使的身份没有了丝毫怀疑,更因为得到徐潜传他太昊屠神诀的最后一招大道屠神,心中很是感激。只要他做一天阁主,太昊阁就是徐潜一天的亲密盟友。

    戚鹏陪着笑脸:“牧阁主,其实我们也都是徐潜,不,叶仙使的朋友,这次来鸿蒙找他,只是希望能将他带回去弄清楚一些事情而已,并不是要为难他……”

    “聒噪!”牧北山怒视戚鹏,一个眼神就把戚鹏给看怯了。

    “华夏那边当下是如何对待他的,四界谁人不知?亏得他四界奔走对抗破晓,地球与大唐收益最多。如今大势已定,你们却过河拆桥诬陷于他,我们太昊阁受叶仙使大恩,定会为他讨个公道。”

    徐潜是叶玹仙使在地球使用的身份,同时还有叶孤舟,吞人魔等身份,这一点太昊阁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一个人行走不同世界,为了方便行事有不同的身份称谓是极为寻常的事,所以牧北山并不见怪,只是太昊阁还是比较愿意称呼他为叶仙使,因为这是徐潜与太昊阁交往所使用的称谓和身份。

    “牧阁主,我是徐潜的至交好友,或许贵阁的情报之中也得知这一点,我们之所以急于找到他,也是为了给他洗清冤屈。既然贵阁也不知他身在何处,那我们也只能先离去了。这次打扰了贵阁,还望阁主海涵。”

    韩芊芊对着牧北山行了一礼,对戚鹏和张素低喝一声:“走!”然后便离开了太昊阁。

    这一路行来,他们一直都在碰钉子。的确如牧北山所说的那样,华夏这样对待一位大功臣,的确令人心寒,他们跑了这么多地方,反倒是这些鸿蒙的宗门在力挺徐潜,这让当初第一个提议通缉徐潜的韩芊芊心中万分苦痛。

    但话说回来,她并不后悔这么做。她个人可以无条件相信徐潜,但身为特处局局长,徐潜的嫌疑最大,甚至是唯一的嫌疑人,她必须从国家利益出发。无论一个人功劳有多大,能力有多强,有多少人拥护,在国家利益面前,都必须以国家利益为先。

    有消息来了!

    在飞舟上休息的韩芊芊灵识查探讯晶的信息,猛的就站了起来。

    徐潜,再次在龙珠殿现身!

    “我们回去!找到他了!”

    诸一四人在海面上一等就是十天,幸好他们四人都是仙人,对于时间看得还是比较开的。如果是修士,很可能直接就地修炼起来了,但他们四人似乎完全不在意修炼,根本就没有修炼过一秒钟。

    “他会不会被海底的暗流冲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管他到了哪里,只要还在蓝海星,他一出现就不可能逃得过我们的仙识。”

    “那倒也是。”

    这对话若是被其他修士听到,绝对会吓得吐舌头。这是仙识覆盖整颗蓝海星的意思么?如此变态的仙识肯定不是天仙二重能够拥有的,甚至要远远高于天仙二重。

    一直在闭目养神不言不语的诸一,猛然睁开双眼,“出现了!”

    他速度极快,一眨眼已经扎入了海中,三人紧随其后。

    徐潜醒转过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回忆了起来,发现四人朝自己而来,他连忙往海面上窜,不一会儿就已经来到了空中。

    灵力覆盖全身,不到半秒钟,身上的海水已经全部被蒸干。

    “徐潜!我们并无恶意,你不要逃,先听我一言!”诸一发现徐潜已经打开了空间通道,连忙大吼。

    虽然徐潜就算跑到了别的世界,他们也照样可以追过去,但能不出现那样的局面最好。

    徐潜根本不理会诸一,吃过一次亏还不够么?还要再次上当?

    他一只脚踏入了空间通道之内,情急之下,诸一仙识传音道:“我们也都是唤醒使!”

    什么?徐潜立刻停下了动作。

    就这短短时间,诸一已经出现在徐潜身旁,“徐潜兄弟,你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要害你。”

    “你说你们全都是唤醒使?”

    “没错,我们四人都是,你加入之后,就是徐五了。”诸一对此颇为得意的样子。

    徐潜好想给诸一一脚,徐五是什么鬼,这么难听,谁要叫这个称呼啦?就冲着这难听得要死的名头,他就绝对不要加入破晓与他们为伍。

    元二三人也已经来到近前,不过这一次,他们的态度比之前要好了很多,就连对徐潜敌意最浓的覃四,此刻也面带微笑,徐潜甚至在其脸上还感受到了一丝讨好的意味。

    “之前有所得罪,诸一在此向徐兄弟赔礼了。”诸一立刻向徐潜行了一个大礼,其他三人见状,也齐刷刷向徐潜行礼。徐潜一脸懵圈,但他也不会因为对方的几句软话就放松警惕。

    “原本这法鸣钟测定法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我们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会爆炸,幸好你恢复如初,实在是万幸啊!”在他们看来,徐潜失去踪迹十天之久,就算是什么防御仙器将其保护起来的缘故,也定然是受了伤的,否则怎么会十天都不出来。一颗回命丹就能将重伤垂死的修士救回来,需要用十天去治疗的伤,一定是非常难搞的了。所以诸一等人心中的确是愧疚万分。

    “法鸣钟测定法?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徐潜感到这四人的确不像要对自己动手的样子,于是先打听清楚,毕竟是自己中招了,多进行了解,有什么后遗症也好对症下药。

    “法鸣钟测定法,是我研制出来专门测定唤醒使唤醒力的。”

    唤醒力?还有这种力?

    不用徐潜发问,诸一主动作出解释:“唤醒力也是我提出的一个概念,唤醒力越强,能成功唤醒上古仙神的可能性也就越强。但事实上,这种力是不存在的,我只是这么称呼而已,具体的,是查探一名唤醒使当初经过改造之后,拥有多么了不得的修炼天资。当然,也包括其他的一些查探,比如体内气海的稳定度、灵气的纯净度、与天道自然的契合度等等,但最重要的还是修炼天资。”

    徐潜想起了他最初接触阵法学习的时候,还自我测试过灵气亲和力及灵识敏感度,大概也是这么个意思吧!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