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鬼藤,这是一种少有的一种能主动攻击活物的植物。

    暗黑鬼藤,顾名思义是一种蕴含暗黑炁的藤蔓植物,在暗黑属性炁蕴养下这种藤蔓极其坚韧,比寻常钢铁还要坚韧几分。

    不仅仅如此,这种鬼藤在缠绕住活物之后会迅速弥漫暗黑属性炁,这种能量会吞噬各种能量乃至体力,也就是说被鬼藤缠绕住就犹如被暗黑丝线缠绕住一般。

    第一夜他们眼前的暗黑鬼藤密密麻麻,数以千万计,一旦被这么多鬼藤缠绕住那么纵使他们实力极其强大也很难挣脱开来。

    想到这些,第一夜他们都有些庆幸没有直接冲入鬼藤之中。

    当然最重要的是南宫冰雨觉醒了冰系异能,她能无视沼泽中氤氲而起的雾气,如果只第一夜一人的话他还真有可能会一头扎进去。

    “看来让你跟着是很明智的选择啊。”

    第一夜轻笑着打趣。

    “少来,虽然暗黑鬼藤很强大,一旦被缠绕住纵使你我现在的境界也很难挣脱,不过前提是被它们缠绕住,我可不信你没有办法应对这些东西。”

    南宫冰雨对于第一夜的恭维并不感冒。

    “谁没事会一直调动冰属性炁充斥全身啊,更何况我着急布置机关陷阱更不会注意到这些鬼藤的存在,特别是周围雾气氤氲,而暗黑鬼藤跟这些黑土地的颜色一样几乎很难分辨出来。”

    第一夜看向南宫冰雨,他神色郑重了几分,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南宫冰雨依然不以为意,她催促道:“快点动手吧,有了这些暗黑鬼藤,在这里布置机关陷阱更合适了。”

    点了点头,第一夜也不多言,他心念一动全身氤氲冰属性炁,一股彻骨的寒意流转而出,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寒冷了几分。

    那些暗黑鬼藤接触到寒气之后就好比如白菜一般直接蔫了,根本没有半分要主动攻击的意思。

    没错,暗黑鬼藤很强大,不过这种藤蔓却较为惧怕寒冷,一旦遇到寒气它们就如动漫的动物一般陷入沉睡之中。

    在第一夜全身充斥冰属性炁的同时南宫冰雨也调动了玄冰真气,一股更加彻骨的寒意流转而出,而且笼罩的范围更大,而这也使得更多暗黑鬼藤陷入了沉睡中。

    刚要继续前行,突然第一夜想到什么,他转身看向南宫冰雨,道:“冰雨,你是否能引动沼泽中的雾气使得这里的雾气更加浓郁一些呢?”

    不待南宫冰雨说什么,第一夜继续道:“最好能让雾气就近不散,怎么说也要维持两个小时以上吧。”

    “简单,我施展冰系异能引动雾气,再加上散发玄冰真气就能做到这点。”

    第一夜点头,而后她轻笑一声:“你是想阴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吧,也是,他们可不见得觉醒了冰系异能,再加上我使得周围的雾气变得更加浓郁,如果眼前又有升腾而起的浓烟引诱,那两人定然会一头扎进去,之后定然会遭万千暗黑鬼藤的攻击,纵使他们是御空期的高手想要挣脱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第一夜就是这样打算的。

    在意识到第一夜的想法之后南宫冰雨也立即行动起来,她施展了冰系异能,浓郁的雾气弥漫,掺杂着一些玄冰真气,而这使得雾气更加浓郁,而且经久不散。

    原本沼泽周围的雾气就已经遮掩了暗黑鬼藤,特别是下方的是黑色的沼泽颜色跟暗黑鬼藤相似,如今雾气更加浓郁就更加难以分辨出来了。

    看到雾气弥漫开来完美遮掩暗黑鬼藤,第一夜顿时流露出了笑意,很显然他对南宫冰雨所做的很满意。

    之后两人也不多言,直接进入沼泽中,因为他们全身充斥着冰属性炁,特别是南宫冰雨的玄冰真气更是彻骨冰冷,所以纵使下风鬼藤数量很多也没有主动对他们造成攻击。

    “这处沼泽的雾气颇为浓郁,是否会影响黑烟的弥漫?”

    南宫冰雨很随意地询问。

    “放心,煤炭灼烧起来可不仅仅黑烟升腾,最重要的是炽热的火气会弥漫开来,在火气烘烤下周围的雾气会消散,自然不会影响黑烟升腾,特别是黑烟能升起很高,距离很远都能看到。”

    第一夜轻笑道。

    对于第一夜所说南宫冰雨深以为然,因为她也看到了之前布置第一个机关陷阱处所升腾的浓郁黑烟。

    “那我们要较为深入一些,不然火气会将外围的雾气烘散,如此暗黑鬼藤就会显露出来。”

    南宫冰雨忍不住提醒,虽然她很清楚第一夜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这个自然,而且我们越深入那么越能将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引入深处,他们想要挣脱出去也就越困难,特别是火气使得周围的温度升腾而起,周围的暗黑鬼藤会更加活跃。”

    第一夜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浓浓的笑意。

    点了点头,南宫冰雨也不多言,他们继续深入。

    在前进十数里后第一夜他们终于停下,周围的暗黑鬼藤密密麻麻,它们如冬眠的蟒蛇一般,一旦醒转过来定然会极度疯狂。

    之后第一夜他们开始动手,在动手之前南宫冰雨先是调动玄冰真气冰封很大一片范围的空间,而这能确定那些鬼藤不会主动对他们发动攻击。

    确定鬼藤不会主动攻击之后第一夜取出了剩余的两头异兽尸体,而后他和南宫冰雨几乎将空间戒指内的所有煤炭都倾倒在了异兽尸体上。

    之后就是布置机关陷阱了,这对第一夜来说并不算什么,特别是他之前已经布置过一次了,如今更加轻车熟路。

    很快第一夜就布置完毕,而后两人就准备离开。

    “第一夜,接下来我们该折转方向跟第二梦他们会合了吧。”

    南宫冰雨看向第一夜。

    “嗯。”

    第一夜点头,而后他神色郑重了几分:“接下来我们要尽可能不留下一丝蛛丝马迹,而且最好是在离开这片沼泽之后再向西南而去。”

    南宫冰雨瞬间明白过来第一夜这是不想被尸城那两位御空期高手发现端倪而不进入沼泽中,这样暗黑鬼藤就不能缠绕住他们继而拖延时间了,对此安排她也没有任何异议。

    两人也没有迟疑,继续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倒也很快就离开了沼泽。

    在离开沼泽之后第一夜他们并没有立即折转方向,而是继续向西北行进了一段距离,在询问了第二梦他们的位置之后他们才开始折转方向向西南而去。

    这个时候第一夜两人收敛了气息,以他们现在的精神力对能量的控制几乎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特别是就算留下了一些能量波动在一两个小时之后也会尽数消散,如此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修士想要探查到不说不可能也差不多了。

    在转向向南小半个小时之后第一夜他们又看到一道浓烟从远处升腾而去,那是第一夜他们在第二处沼泽布置的机关陷阱触发了。

    看到这道浓烟升腾而起,南宫冰雨轻笑一声:“看来你布置的延迟陷阱还是可以的,最起码不用担心耽误事了。”

    “这个自然,如果不是有十足的信心我也不会让墨兄离开。”

    第一夜轻笑,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还是看看效果再说吧,是否能将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引诱过去才行。”

    南宫冰雨忍不住打击起来,她冷笑了一声:“别到时候我们布置了这么多什么效果都没有,特别是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很有可能会冰封两路,如此你就欲哭无泪了。”

    虽然大部队中有苏樱等天雨的人,不过更多的是第一夜重视的人,所以南宫冰雨才会以‘提醒’第一夜。

    却不想第一夜神色平静,他并没有一丝担忧:“放心,之前我询问过玲珑,她说无名并没有发现之前小灵留下的蛛丝被触动,很显然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并没有追过去。”

    没错,在第二梦他们跟第一夜分开一两个小时之后无名开始让小灵在一些隐秘的地方留下蛛丝,而通过这些蛛丝是否被触动就能判断出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是否追了上去。

    就目前看是没有,也就是说第一夜他们的引诱手段奏效了。

    听到第一夜的话,南宫冰雨神色不可察得放松了一些,很显然她也松了一口气。

    “这么说来尸城那两位御空期的高手真的追踪我们两人而来了。”

    南宫冰雨看向身后的那片沼泽,她如美玉光润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希冀:“真想看看暗黑鬼藤是否能困死御空期的高手。”

    “估计很难。”

    第一夜摇了摇头,他轻叹了一声:“毕竟御空期的高手实力远远比我们强大,特别是那两位尸城修士定然能融合僵尸继而控制死冥之气,死冥之气对暗黑属性炁是有一定压制作用的。”

    “也就是说我们留在这里会很危险,此时对我们来说要做的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追上梦儿他们,而后跟他们一起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墨城。”第一夜补充道。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南宫冰雨也知暗黑鬼藤只能拖住御空期高手一些时间而不能困死他们,一时间她有些惋惜起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