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这片海贼大 >第一回 恶海贼啸聚孤岛,贤壮士远赴他乡(上)
    年湮而世远,史撰多歇绝。

    古早年间发生的“天翻地转”已然不可考证,经年累月地压迫与粉饰则是控制整个世界的良药。

    日月交替、年岁更迭,举世匍匐于世界政府之下、天龙人高居寰宇其上,已有八百余载。

    然琼浆化作腐蠹,如此年岁何其足也。

    贵胄居其上,民皆匐于下,然卑则怨,怨则叛,或可曰“千古幽扃一旦开,天罡地煞出泉台”。又所谓“蠹众而木折,隙大而墙坏”,却说此时大势,已是群贼并起、四海板荡、天下大乱。

    东海之南域。

    空阔的碧涛间孤悬着一座小岛,这座岛的名叫“亚尔诺”,土地东西纵横二十里、南北略窄,又山高且地瘠,世居之众仅以万计。

    好在这里毗邻渔场,民以捕鱼为生,倒是没有饥荒之虑。

    就在这绝世独立的外海岛屿上,有个名为苏梅特理·朱诺的英才。这苏梅年十七,虽生于民间、长于山野,却有逸群之才、英霸之器,识者皆异之。

    且稍与之相处,便可得知,这苏梅的言辞谈吐、举手投足乃至行事方式都与岛民不同……无人能知的是,他本就不是此间土著。

    这苏梅实乃是一地球人,生于千禧年前,谓之“九零后”。只因为一不小心遭了意外,没了性命,又因缘际会,魂穿到了这与“海贼世界”似是而非的地方,附身到了这具溺水而亡的身体上。

    止于昨日,这刚刚是三年前发生的事情。

    三年以来,他独自结庐居住在亚尔诺岛的中央山脊上,每到日出时分,必定现身于山顶,迎着朝阳锤炼体魄,风雨无阻,颇有闻鸡起舞之意味。

    邻人皆称以勤勉坚毅,可每到此时苏梅都会摇头以对,其自言“此非为坚毅,实乃‘签到’”,众人皆不解其意。

    穿越之事,福祸难料,但风险总伴着福缘。苏梅在遭遇这种超自然事件的同时,获得了更为超自然的“大礼包”。他之所以蜗居此地三年,风雨无阻岿然不动,就是为了以连续签到的方式获取自己的“礼包”。

    每经过一段时间的签到,苏梅就会获得一本书册,这称作“技能书”,在使用“技能书”之后,他就会获得相应的可成长属性,这些属性又会数字化呈现在他的眼前,称之为“技能面板”。

    就在昨日,他已获得且使用了最后一份“礼包”。异于以往,此次的“礼包”并非是单纯的“技能书”,而是一颗“果实”。

    这果实,其貌甚异,食之,味甚恶、可比狗屎,然可以此成就奇人异能,伟哉。因世人可见其形质而不解其理,故称之为“恶魔果实”。

    以顺序计,苏梅在三年间先后获得了《航海术大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见闻色:从入门到入坟》《武装色: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霸王色:天梯难度、简单入手,你又何须是真霸王》《剑术大全:脚踩鹰眼儿暴打红发不是梦》《男子综合格斗:让凯多把船靠过来》《体质锤锻:如果你只会练死劲》这七本技能书,此外还有昨天获得的《终极大礼包·消消果实:如谁不服、建议削他》。

    此时间,苏梅打开仅自己可见的“技能面板”,一些技能以及相应等次就这样在他眼前显现了出来:

    见闻色霸气:2

    武装色霸气:2

    霸王色霸气:0

    剑术:2

    格斗:1

    体质:3

    航海术:5

    果实觉醒度:0

    模拟系统封闭中……

    各色数值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大约可以称之为“可怜”,然先有比较才有高下,若把此时的苏梅放在“新手池”里,那这些数字代表的素质已然能算得上是“鲨鱼级”的了。

    待在如此孤岛上,仅靠自然锤炼,苏梅的经验成长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因而在拿到了所有“礼包”之后,此间已是事了,他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临近午时,自晨间氤氲在岛上的微风逐渐停下,苏梅下意识地抬头,他的视线沿着岛屿中央脊线延伸的方向不断蔓延,发现近处长空如洗、碧蓝无云,远处则是黑压压的一片;再低头看,周围草木的枝叶苍翠欲滴,由此他便知道疾风骤雨将至。

    飓风已经压到了海平线上,苏梅稍作思考,便顺着林间小道下山去了。

    一路来到山下城镇,众人见之则热情以对,苏梅回以微笑,只一刻钟,他走进了镇子里唯一的酒馆。

    “苏梅哥哥。”

    他刚刚入内,便听到了一声带着喜悦的呼声。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童,她身穿一件保守厚重、朴素又很是陈旧的女仆装,手拿着一块抹布,正用力地擦拭着一张笨重的桌子。

    女童名叫小九,是此间酒馆主人收养的孤儿,小小年纪已经开始兼做这里的服务生。

    “小九,你好。”

    路过小九身边,苏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接着他侧着身体绕过那些厚重的不像样子、表面带着不少刀枪伤痕的桌子,然后坐到了吧台前的高脚凳上。

    随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枚硬币按在了吧台上,对着吧台后面的店主说道:“老威廉,老样子。”

    老威廉接过钱,接着双手非常娴熟地忙碌了起来,没等苏梅坐下多久,他将一份油煎鳕鱼装盘端上。

    苏梅手拿刀叉,开始迅速地填肚子。

    老威廉往后面退了几步,倚靠在后面的酒柜上,他掏出一个烟斗、塞满烟丝,接着点燃。

    窗外天色忽如夜临,顷刻间闪电乱如银蟒、雷声炸裂不绝,下一刻,噼里啪啦的落雨声传入了几人耳中。

    店主深吸几口烟气,问道:“苏梅,这场风暴将持续多久?”

    风暴乃海上常有之事,老威廉并不为其惊讶,他只是因另外的事情产生隐忧。

    苏梅咽下口中食物,回道:“要到临晚时分才会将歇。”

    老威廉接着问出了更担忧的事情:“那伙海贼会来吗?”

    “会的吧,这种规模的暴风雨,他们只能靠港避风。”

    苏梅又切了一块鳕鱼塞进嘴里,他边咀嚼着,似在思考,等到盘中食物将尽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道:“已经来了。”

    听闻此言,小九脸上满是惊容,接着她像是触电一样慌忙丢掉了手中抹布,小跑着通过一道窄门藏到了酒馆里间。

    与此同时,亚尔诺渔港外海果然出现了一条海贼船。

    很快的,这条船穿越了层层雨幕,火急火燎地停靠在了亚尔诺的小码头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