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在被你逐出师门前,先把我的人换回来吧!”说完,贼兮兮地看着他,“不过师父,你跟那个叶妩,究竟什么关系啊!”

    “小孩子家家的,打听那么多干嘛?”封亦寒躲避着她的眼神,老脸有些挂不住。

    “你那晚,是睡了人家,还是没睡啊?”说完,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

    但老人家的大吼声,还是入了耳,响彻了整个院子。

    更大范围点,整个相府也很有可能。

    “冷落汐,你给老子站住,看我不打死你。”说完,就要去追她,但某人却玩阴的,突然喊起了疼。

    “师父,我伤口好像裂开了,疼。”说完,眼眶微微泛着红,用小狗般的眼神盯着对方看。

    而听到声音赶过来的星云跟月拢,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冷落汐则是冲她们摆了摆手,让她们别掺和进来,否则受罪的那一个绝对是自己,但若自己演绎得凄惨一点,他一定会心疼。

    果然,小老头一听她疼,便马上关切了起来,“为师看看,伤成什么德行了。”

    瞧,他就是这么没原则,也难怪冷落汐把他给拿捏得死死的。

    为这,上官墨染吐槽了很多次,却没想过,其实他们两个半斤八两,大哥不说二哥。

    “全身都疼,所以师父,你的灵丹妙药能不能给我一些。”冷落汐趁机讨药,却不曾想被逆反了。

    “好你个丫头,又想骗为师的药,没有。”人家收徒,他也收徒,怎差别如此之大。

    冷落汐收起了嬉笑的心态,“师父,你真的得帮我,老皇帝被人下了追魂令,我对此毒的解法,真的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谁那么恨他啊!给他下了这么霸道的毒。”封亦寒也沉默了。

    主要是此毒不轻易现世,一旦现世,便说明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因为此毒的炼制,也相当的繁琐,不是很重量级的人物,都不配对方下毒。

    所以老皇帝这个遭遇,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不知道,目前我只能压制着,但不能太长久。”冷落汐想到夜君凛白日那一闪而过的失落感,便不由得有些心急。

    “你应该知道的,此毒无解。”封亦寒提醒她,而且干预过多,若没有找到解毒方法,一味的压制,很容易引起反噬。

    “所以我想打破这一先例。”冷落汐的眼神,无比的认真。

    封亦寒看了她一眼,知道这丫头自小便好胜心强,但不是他打击她,放眼过去的几十年,他就没听说过追魂令有药可解。

    但又不忍心摧毁她的意志,只能点了点头,“好,为师支持你。”

    “所以师父,你的那些好药材,要不要都贡献出来。”冷落汐正经不过三秒,又皮了起来。

    “滚犊子,既然你无事,那为师便走了。”说完,便要施展轻功离开。

    冷落汐赶紧喊停,“师父,别啊!先把我的人换回来。”

    “去找你家王爷,人已经被他那边带走了。”封亦寒头也不回地走了。

    自始至终,冷落汐都没有问出,他跟叶妩那一晚有没有发生些什么。

    想想,还真挺遗憾的。

    不过,夜君凛既然已经把人给救了回来,怎么也不见通知自己一声。

    才这么一想,冷绝便已经现身。

    “王妃,玦尘已经救回,也让沈公子看过了,没什么大碍。”

    “所以,那疯女人把人藏哪里了?”不会真的,藏到了太子府吧!

    冷绝的眼神有些躲闪,看着好像挺难回答。

    “怎么,不能说吗?”冷落汐皱眉,难道说不是什么好地方。

    冷绝犹豫了下,然后换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就在你的医馆旁边。”

    “不愧是叶妩,想法足够的标新立异。”她的医馆旁边,可是有名的秦楼楚馆,至于老板是谁,目前都无人知晓。

    “话已传到,王妃若是无事,那属下便回去复命了。”冷绝知道,她已经猜出了是哪里。

    只是他没有说的是,玦尘被找到的时候,正被叶妩拿出来竞价。

    “告诉玦尘,我明天过去看他,不管遭遇了何事,都不要太放在心上,就算已经被人睡了,也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男男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对方足够的帅,她愿意献出她家小玦尘。

    但很显然不行,因为她比谁都清楚,玦尘有多直男,又怎么可能会被掰弯。

    冷绝的嘴角狠狠一抽,一直都知道自家王妃强悍,但没有想到,会无敌到这个地步。

    “属下会尽量转告。”主要是,他要用何种勇气,去跟对方转告这话。

    “回吧!别一会被人看到,说我半夜在幽会男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冷落汐这话还没有说完,冷绝便已经闪人了。

    他还想要狗命呢,谁敢幽会她啊!王爷不把自己给废了。

    “真是的,跑这么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呢。”冷落汐嘀咕,偏月拢爱拆台。

    “可不就是洪水猛兽吗?瞧你都说了些什么,这会儿估计他都已经吓尿了好么。”月拢走了进来,然后好奇地发问,“那个,你师父看着好像也不老啊!为什么要留胡子啊!”

    “你真厉害,隔着胡子都能看出他不老,我可就不同了,打小就没觉得他年轻过。”师父说了,他那是颓废的美,是旁人所学不来的。

    小的时候,她差点信了他的鬼话,但后来,她便醒悟了过来,他哪是颓废的美啊!邋遢还差不多。

    明明长着一张英俊小生的脸,偏要把自己给弄成个糟老头子。

    “声音啊!他的声音很清朗,不像是个老男人。”月拢觉得,自己的判断一向很准。

    冷落汐张了张嘴,好吧!她竟然无力反驳。

    “你不是睡了吗?怎么就起来了。”

    “突然有个男人大喊你名字,是死猪也醒了,估计这会不止我们,整个相府都闹腾了起来。”月拢提醒她,估计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所以最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冷落汐皱眉,这倒是挺让人心烦的,就算是善意的关心,也会让她觉得困扰,更不要说别有他意的针对了。

    “无碍,若是来了不讨喜的人,直接让她们滚回去便可。”话才刚落,外面便响起了咋呼声,不得不说,来得可真够快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