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软软娇妻驯恶夫 >第203章 不就是勾引他亲的么
    赵崇霖披星戴月赶回,在营中囫囵眯了半个时辰就赶着城门开时进城回家。

    一回来就被亲弟弟给气了一顿,打完亲弟弟再来看媳妇儿,看着明显消瘦得又能见尖下巴的小媳妇儿赵崇霖想再打一顿弟弟,后悔下手太轻。

    老子都没生娶两个的心思,他倒是敢想,还是打得轻了。

    赵崇霖一身脏污没往床边上坐,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又轻手轻脚离开,期间孟娇娇一直没醒。

    赵崇霖实在忍不住相思,哪怕先看上两眼解解相思之苦。

    王全喜和常磊一人提了两桶水送到偏房,一边伺候老爷洗漱搓泥一边汇报这一个多月家里发生的情况。

    关于孟娇娇的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一一道来,连夫人什么时辰出门,外面的掌柜来过几次待了多久都说得清清楚楚。

    总体来说没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赵崇良。

    洗漱完吃饭的时候又叫来何婆子问话,“夫人最近都吃的些什么?怎么瘦成那样?”

    四儿的事可以放放再说,媳妇儿瘦了才是顶顶大事,赵崇霖更怀疑媳妇儿是被四儿给气的。

    媳妇儿对他的占有欲有多强他再清楚不过,由此可见她绝对排斥纳妾这种事,这其中兴许也有孟家的原因让她恶心。

    四儿这个事她肯定不答应,还不就被气得饭也吃不香了。

    等何婆子将夫人平日的用饭情况仔细说来,赵崇霖越听越火大。

    “苦夏能苦成那样?家里是没买冰?”

    老爷一发火何婆子立马噤若寒蝉,她也自责自己做的饭食不能让夫人多吃几口是她没本事。

    赵崇霖让她下去,也不想平白无故对人发火,祸根绝对在赵崇良身上。

    在去书院路上的赵崇良突然打了个冷颤,他抬头怀疑地看了眼红彤彤的太阳。

    揉了揉胀痛的肩膀和手臂,琢磨着晚上回去能不能上得了饭桌。

    赵崇霖看着时辰回房,这回一身干干净净直接脱鞋上床补觉。

    这一个来月就没睡过一天的安稳觉,昨儿晚上赶路只在回营后眯了半个时辰,这哪里够?

    他刚睡下去孟娇娇就被惊醒了,迷迷糊糊间猛地睁开眼睛身体也往后扬。

    赵崇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一开始她不习惯身边少了个人,后来慢慢也习惯了,现在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反而不习惯,还被吓得不轻。

    刚一动要喊孔氏的话出口一半就被连人带薄被抱住,“宝贝儿,我回来了。”

    刚睡醒并不清醒,又受了惊吓难免慌乱,孟娇娇并没有看清楚人,在听到男人的声音后才反应过来是他回来了。

    停下挣扎再慢慢放松身体,喃喃出声,“二郎。”

    “是我,我回来了。”

    吓到了小媳妇儿赵崇霖可不好受,心疼。

    本就瘦得很了,还被他给吓到,赵崇霖都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抱着人在怀中轻轻拍抚安慰,“乖乖不怕,是相公回来了。”

    孟娇娇突然鼻子一酸眼泪也控制不住溢满眼眶,“相公。”

    “嗯。”

    孟娇娇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想唤他。

    “是相公不好,吓着娇娇了。”

    赵崇霖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的语气有多温柔,生怕稍微大声了一点就会再吓着怀里的人儿。

    此时赵崇霖可不想提浑弟弟的事,只想跟媳妇儿温存温存,哪怕只是抱着媳妇儿他也心安。

    怀里的人儿老老实实,软乎乎香润润。

    “宝贝儿想我没?老子可想死你了。”

    孟娇娇抽了抽鼻子,轻声答应,“嗯。”

    “嗯什么?”

    “想二郎。”

    这回赵崇霖就听出来她的不对劲了,捧起小媳妇儿瘦得都尖了下巴的小脸儿,果然就看到她双眼里湿盈盈的。

    “怎么哭了?相公回来了,娇娇受了什么委屈都跟相公说,相公给你报仇去。”

    看到媳妇儿委屈赵崇霖心疼得比自己挨刀子还疼,“乖不哭了。”

    他不说还好,孟娇娇根本就没有觉得委屈,倒是他一说孟娇娇就真的觉得委屈上了。

    “二郎走了好久。”

    “嗯,相公这不是回来了么。”

    “人家,想二郎了。”

    没有人给她委屈受,她就是一看到男人回来,感受到男人强健的胸膛和臂膀力量,突然就看不清东西了么。

    听媳妇儿说想他,还说了两次,赵崇霖的这个心啊,颤颤巍巍跟被浸在蜜里一样甜。

    有媳妇儿这句话,怎么都值了。

    小媳妇儿怎么这么勾人,泪眼汪汪撅着嘴不就勾引他去亲?

    小媳妇儿的要求赵崇霖当然要满足,将人抱着往上提,一口亲在媳妇儿唇瓣上。

    孟娇娇双臂圈着男人的脖颈,将自己送得更近。

    下午赵崇霖睡够了回笼觉起来,他是没打算问媳妇儿浑弟弟的事,结果媳妇儿先跟他说了。

    “一开始我自是不同意,人的心只有一颗,只能装得下一个人哪能分开?

    后来细细地想我又觉得不能强求,我的思想不能强压在崇良身上。

    我也看出来了,不只是崇良这样想,廖家和尹家姐妹俩也是这个意思。

    真要有错,打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他们三个人同时接触,是我考虑不周。”

    赵崇霖板着张黑脸没好气地嗤一声,“他小子真敢想,你别惯着他。

    就是打得少了,等他回来我再打他一顿,打到他不敢想为止。

    现在他想要两个就娶两个,等过上两年他再瞧着哪个女人好看了再想要,你还惯着他?

    看老子不打断他的狗腿,让他做白日梦去。”

    纳妾不纳妾的赵崇霖还真不当回事,反正他是不会,除了他媳妇儿别的女人他看都不看一眼,心里就只装得下他的娇娇小媳妇儿。

    就算弟弟再要几个女人他也不在意,但他媳妇儿在意心头不舒服啊,所以不能将就他。

    孟娇娇看着激动的男人自己先缓一口气,再轻言细语与他分说。

    “相公听我说嘛,若是崇良和尹家姐妹都愿意,能接纳对方,我们还有什么不愿意?

    崇良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反而成了阻拦他幸福的人,这是万万不能的。

    等晚上他回来你再好好问问他,心情气和地说。

    我打算选个日子跟廖家说说,该定就定下。”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