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后,我继承了前夫千亿遗产 >第181章 傅言深补刀反转打脸
    看到监控后,欧阳先生的表情讪讪的,眼神明显躲闪,一旁的欧阳夫人,脸色沉肃,目光严厉地看着时锦。

    时锦正垂着头,肩膀抖动,纤细婀娜的身子颤颤巍巍,仿佛随时会倒下。

    “锦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欧阳夫人沉声问。

    时锦缓缓抬起头,眼泪再次大颗大颗地落下。

    她一张花了妆的脸,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妈妈,这下,我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吗?我要是说,她是趁我放下酒杯的时候,抢走我的酒杯,泼我……是不是都没人相信我?”她委屈的声音,透着沙哑的哭腔。

    听她这么说,我拳头都硬了!

    监控都出来了,她竟然又编了一个谎!

    “时锦,你还狡辩!”

    时锦看向我,不停地摇着头,“我知道,那个位置没有监控,大家不会相信我……可我为什么要自己泼自己一脸酒,弄得这么狼狈……好看吗?”

    “何况,今晚是爸爸妈妈第一次来京城做慈善……盛乔乔,我有什么理由,故意泼自己,跟你这样下层的人纠缠?起冲突?”

    时锦话落,欧阳先生又一脸的狠样,

    “锦儿说的不错,她一个千金名媛,犯不着纡尊降贵诬陷你这种草根阶层,你给她提鞋,都不配!”

    “就是!时小姐这样的身份,根本犯不着跟盛乔乔冲突,依我看,就是盛乔乔故意泼她的酒!

    “她是看到傅总和时小姐出双入对,嫉妒时小姐吧!”

    “盛乔乔以前就嚣张跋扈,没有教养,做出这种事不奇怪!”

    一时间,我成了众矢之的,众人纷纷对我落井下石,捧着时锦,只有宋斯南,走到我身边,扣住了我的手腕。

    我接触到时锦对我投来的得意眼神,胸口翻涌着一股恶气。

    但是,我能拿她怎样?

    这时,宴会厅突然陷入一片黑暗里,只有大屏幕亮着光。

    众人在哗然中,齐齐看向屏幕。

    白色发光的屏幕,映出一道黑色的男人剪影,颀长挺拔。

    仅是一道剪影,完全看不清他的面容,却给人一股冷肃的迫压感。

    这个人是傅言深无疑。

    只见他抬起手,像是摁了遥控器。

    “快看屏幕!”

    人群中有人喊。

    宴会厅的屏幕上,出现了我和时锦。

    正是之前我和时锦单独对峙的画面,没有声音,但拍摄得十分清晰。

    视频里的时锦,骄傲、嘚瑟、挑衅、趾高气扬,我一身傲骨,对她说了什么就要走开。

    这时,时锦发狠地泼了自己一脸红酒!

    “这……这……”

    “我……去——”

    “天呐……她居然真的自己泼自己!”

    全场一片哗然,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

    我也愣愣的,万万没想到,这一幕居然被第三视角的人拍了下来,还被傅言深当众播放,为我证明清白,同时,曝光时锦的丑恶嘴脸。

    灯光亮起,照亮傅言深那张冷白如冰雕般的俊脸。

    “时锦,你还有话要说?”他隔空睨着时锦,冷声问。

    随手摁了下遥控器,屏幕上播放起公益短片。

    男人朝这边大步走来,脚步生风,气势威严,给人以凌压感。

    他当着众人的面,走到了我的身侧,与我并肩,一起面对着时锦。

    “时锦,你这是第二次了。”傅言深冰冷无情道,“第二次反咬乔乔。”

    他这话一出,宾客们纷纷倒抽一口气,有震惊有错愕。

    震惊于时锦的两面派,还有惊讶于傅言深为了我,居然这么当众不给欧阳的面子,袒护我吧。

    时锦的脸色阵红阵白,双拳紧攥。

    而欧阳先生双唇抿成一线,脸色又臭又黑。

    我都替他们感到尴尬。

    “时锦,你现在向乔乔道歉!”傅言深再次开口。

    “言深,你竟然让锦儿向她一个——”欧阳上前一步,一脸不悦。

    “时锦,你真是太让我大跌眼镜了!向这位盛小姐道歉!”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被欧阳夫人扬声打断。

    我发现,她似乎没欧阳先生那般护犊子,是个拧得清的人。

    “妈妈,对不起我——”时锦流着泪,抽泣道,她又看向我,两颊挂着黑色的泪痕,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乔乔,对——”时锦刚开口,突然两眼向上一翻,身体摇摇欲坠,就要晕倒的样子。

    她又是装的吧?

    “锦儿!”欧阳先生心惊地喊。

    夫人挡在了他的跟前,任由时锦“咚”的一声倒了地。

    “来人,把小姐送下去休息!”欧阳夫人扬声道,说话间,嫌恶地瞥了眼地上的时锦。

    她朝着我走来。

    欧阳夫人一袭华美精致的旗袍,长发盘成古风样式的发髻,搭配一套的帝王绿翡翠首饰,一张皎白如明月的脸上,噙着优雅大方的微笑。

    不知为何,她的脚步越来越慢,一双凤眸一瞬不瞬地打量我的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眸里隐隐闪烁着泪光。

    我眉心轻蹙,一时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回神后,她已经到了我跟前,“盛小姐,我代时锦向你赔个不是,非常抱歉,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实在对不起!”

    一身贵气,气质庄重的欧阳夫人态度无比诚恳地对我道歉。

    那位欧阳先生已经走开,应酬去了。

    夫妻二人的素质,为人处世的态度,高下立见。

    “欧阳夫人,我接受您的歉意,也请您转告时锦,举头三尺有神明,劝她好自为之。”我不卑不亢,对她说着想要说的。

    贵妇人认真地点头,“一定,回头我会好好批评教育她的,再次抱歉。”

    “欧阳夫人,您请去忙,不必再管我。”我微微一笑。

    欧阳夫人给我递了一张名片,“盛小姐,今后如需帮助,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谢谢。”我双手接过名片。

    欧阳夫人走开了,她笑盈盈地招呼大家继续晚宴,宾客散开,继续之前的活动。

    “吃东西了吗?我去帮你拿点?”傅言深绕到我跟前,当着宋斯南的面,温声询问我。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