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凤鸾一直知道顾思危轻功好,但这好像是第一次,顾思危毫无保留地使了最快的速度。

    两人在山顶处站好,顾思危把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披在了云凤鸾身上。

    “鸾儿看。”顾思危示意云凤鸾朝着远处看去。

    远处不少人影如同一条暗黑的巨龙,有条不紊地在快速前行着。

    云景骑着马走在最前面,身姿挺拔,日夜兼程也丝毫不见疲态。

    云凤鸾的眼眶一下子红了,但她死死攥住自己的手,但还是克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她是真的好想和哥哥一起走。

    察觉到云凤鸾的不对,顾思危上前一步挡在了云凤鸾面前,也挡住了那漫长看不到尽头的分别。

    “带你来看哥哥,怎么还哭了呢?”顾思危修长的手指,缓缓抚上了云凤鸾的眼尾,动作轻柔又爱怜。

    他有些心疼,低声道:“都是我不好,不该带你来的,别哭了好不好?”

    他越说,云凤鸾哭的越凶,顾思危有些无措,“我刚向大舅兄保证了,有我在绝不让你受任何委屈,你现在哭,岂不是要拆我的台?”

    云凤鸾吸了吸鼻子,想推开顾思危,却发现这人压根推不动,她哑着嗓子道:“让开,我要看哥哥。”

    顾思危却轻声笑了,他笑声中有说不出的魅惑,“不许。”

    云凤鸾却突然睁大了眼睛看向他,不是他带她来的吗?这会怎么又不许了?

    顾思危微微摇了摇头,眸光很是认真,他看向云凤鸾,少女的眼眸刚刚被泪水洗刷过,眼中的雾气散去,如同一汪纯净的湖水般。

    她肤色白皙到扎眼,因为哭过鼻头也微微泛红,顾思危心中忍不住起了一丝悸动。

    他手下的触感细嫩微凉,如同在抚摸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玉般,他再也忍不住了,头微微偏了下来,俯下身,薄唇触上了他的朝思暮想。

    沉香木的气味直入肺腑,顾思危的气息来势汹汹,云凤鸾压根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卷入了她的气息里。

    没有温柔,男子似乎要把她吞噬,不放过她唇齿间的每一处角落。

    半晌后,直到云凤鸾感觉呼吸不过来了,顾思危才放开了她。

    顾思危伸手把云凤鸾抱在了怀中,“现在还想哥哥吗?刚才云景那般欺负我,你也不为我说上一句,鸾儿你怎么这么狠心?”

    和亲人分离的那丝离愁别绪,被顾思危搅了个干干净净。

    云凤鸾吸了吸鼻子低声说:“云景欺负你,你就不会欺负回来吗?你也不像是乖乖被欺负的主,怎么在我哥哥面前就那么好说话?”

    顾思危眼底带着些细碎的笑意,看向云凤鸾,“鸾儿当真不知我为何要让大舅兄欺负?”

    他尾音上挑,如同带着个抓人的钩子一般,钩的云凤鸾有几分不自在。

    她想了想看向顾思危说道:“我哥哥那人心黑得很,你若是不反抗,他便觉得你好欺负,回头欺负你上瘾了怎么办?”

    云凤鸾维护的语气,大大取悦了顾思危。

    顾思危忍不住把云凤鸾抱入了怀中,“我哪是那么好欺负的?只是为了把我鸾儿顺利娶到手罢了。”

    云凤鸾想也是,顾思危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他愿意,谁能欺负得了他。

    他这是明摆着把自己送上门,讨未来大舅兄欢心呢,这样一看,如果哥哥是条狐狸,那顾思危一定是条摇着尾巴的九尾狐。

    到最后谁拿捏谁还说不准,思及此云凤鸾瞬间不觉得心疼他了。

    顾思危看着云凤鸾脸色不断变化的神采,突然觉得十分有意思,他学着刚才云景那样揉了揉她的头发,发现手感绝佳,于是他霸道地说:“以后不许让大舅兄这般揉你头发。”

    云凤鸾有些无语地看了顾思危一眼,“这话你方才怎么不跟哥哥讲?”

    话落,云凤鸾看向顾思危,目光中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胆子不小。”顾思危轻笑一声,转而看向云凤鸾目光中带着一丝危险的意味,“鸾儿,现在我们有别的事要说,你是否应该给我解释下,风凌是谁?”

    “据说还是青梅竹马?”

    “嗯?”顾思危上前一步。

    扑面的压迫感朝她袭来,云凤鸾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云景一通,好端端的没事提风凌干什么?

    阴影覆盖下来,云凤鸾脸上露出了一个比较乖的表情。

    “风凌是我小时间的玩伴,是风叔叔收养的义子,风叔叔是我父亲的副将,他们战死沙场后,母亲就把风凌亲自带在了身边,在我心中,他和哥哥一样都是亲人。”

    顾思危笑了,“鸾儿无故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是不相信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顾思危心情甚好。

    典型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云凤鸾懒得搭理她,她往前走了两步,看向远处已经看不到哥哥的身影了,只能在心里祈求愿他一路顺利。

    她心中其实很矛盾,一方面想让哥哥接受这批冷兵器,毕竟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不用在战场上可惜了。

    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哥哥接受,因为哥哥一旦接受,就代表燕山那边物资紧张,也代表了同顺帝对母亲和哥哥的态度。

    否则如果朝廷供给全都及时,那哥哥为何还要冒险走这一遭呢?

    忽然云凤鸾的瞳孔一缩,“顾思危!”她慌忙开口朝身边的人喊道。

    顾思危显然和云凤鸾看到的是一处,眸色倏然变得十分冷冽。

    “那些不是你的人?”云凤鸾不确定地问道。

    两人即刻往山下狂奔而去!

    到了刚才运兵器的入口处,翟木和十合正在亲自带人隐藏踪迹。

    看见云凤鸾和顾思危两人急速而来,立刻意识到,是出了什么事,两人快速走了过去。

    顾思危声音温凉,“你们在运这批兵器时,可否有人发现。”

    翟木和十合瞬间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两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愕然。

    顷刻间,顾思危便明白了,现在已经来不及细查,“翟木十合带着暗卫跟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