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我为天地一仙人 >70.第70章 学狐夫子
    许甲从莫名有些像是“补天浴日”的状态中醒来。

    算出阴神配平肉身和气息,约莫可以助力自己完成“百日筑基”,渡过“胎息感炁”,直接进入小周天的功夫。

    不过仅仅靠着魂魄肉身的互相平衡,并非十分的助力,许甲打算打下更为牢固的基础,查漏补缺,修身养性。

    平复了气息之后,深深吐出一口气来,许甲便对着胡金花吩咐道:“那五村百姓,你要尽快拿下,显露出真本领来,使得堂口显扬威名!你要采集的三种火炁,还得从他们身上寻。”

    又对着聪聪道:“去准备九面镜子来!我们烧了这个祸害。”

    聪聪早已经习惯许甲让他去收集各种东西了,高高兴兴的去寻了。

    镜子不是家家户户都有,但聪聪颇有关系,很快搜来了九面,不必许甲多过于关心。

    此时镜子还是铜镜,有专门的磨镜匠人,质量倒是还行。

    道教诸宝之中,镜子也是一样好东西,特别是铜镜,铜乃金,镜面如水,又能呈接天光。

    法器之中,有“剑尺镜印”之说,是为开坛四宝。

    桃木剑天蓬尺八卦镜五雷印。

    许甲一一为其开光,用清水清洗,用净布擦拭,又念了咒语,主要就是“日咒”“月咒”,此二咒能调动日月之精华,合而为“明”,是光明之意。

    小狐狸们又采来了山果来孝敬许甲,后面菜地里也种出来了一些蔬菜,笨手笨脚煮了点青菜面,倒也勉强能吃。

    这正是听许甲的话,开始学人了。

    许甲对小狐狸们的教导也是很上心的,又考验了一二他们持咒如何,之前学的咒枣术能不能灵验。

    诸狐狸都知道许甲喜欢考试,都能对答如流,看来都是下了苦功的。

    就是牛聪聪有些汗流浃背了,怎么你们把蒙学学得这么好?究竟伱们是人,还是我是人啊?

    “你们学的怎么这么快?”许甲好奇问道:“你们不是说难么?”

    “哎啊呀呀,别说了,住进来了九个烦人精,现在是十个了。”胡步堂就是那个话最多的瘸腿狐狸,他诉苦道:“本来我们就是种种菜,念念经,现在还要带孩子,带了孩子不能让他们做坏事吧,就得耐着心去教吧,教着教着发现自己也不懂,怎么办,只能努力学了。”

    许甲哈哈大笑:“你还有几分狐中夫子的天分啊,这是好事,何必苦恼呢,你看看你们一个个智慧增长不少嘛!”

    胡步堂勉强笑不出来,鬼子们虽然被净化了一道,但还是十分顽皮的,狐狸们又数量有限,平均一只狐狸照顾三四个鬼子,虽然不必冲奶粉换尿片,可也要被烦死的。

    许甲安慰他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等着午时到了,许甲摆好九面镜子,制作出一个“火盆”,内里放着引火的枯枝枯叶,还有邪道人阴魔元神木雕,那个法盒。

    九面镜子将阳光聚迭在一起,亮度一重迭着一层,已经十分刺眼,叫人看不见照着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但始终没有点燃。

    许甲猜测阴魔元神作祟,于是念动火咒,顿时温度迅速的升高,不过片刻,黑烟冒出,过了一火儿火焰烧起来。

“嗡!”

    阴魔瞬间化作了燃料,诸邪阴材料,都在其中烧得旺旺的。

    许甲看着这火焰,一边告诉胡金花他们:“待会烧完的木炭,保存一下火种,不可使之熄灭,正好助你修炼火法,从百姓之家,借来厨灶火,灯烛火,香火,有借有还,你将这太阳火还给他们,能净宅除秽。”

    胡金花嗯呢点头。

    等着东西烧得差不多了,邪道人再无复活可能,炼成阴魔身,再被砍了一刀,斩去了性灵,最后被太阳真火烧锻成灰,已经是魂飞魄散了。

    许甲心中放下不少,乃开始往自家走,要着手修炼心将了。

    牛聪聪也要回牛府一趟,他老爹牛大富来了一封信,说即将回到家中。

    至于陈县尉清剿邪徒之类的事情,许甲并不关心结果,唯有老道人投身献祭山神之事,许甲积在心中,如果不解决此事,玉山周边,轻则风水大变,人心思邪,从此穷山恶水出刁民,重则地震,地疬之炁泄露,瘟疫肆虐,百姓死绝大半。

    这龙脉呈蜈蚣之状,便是丘陵太多迭在一起,好似蜈蚣腹,故而乃有“蜈蚣毒”,蜈蚣毒术属于风毒,散邪也为风邪,若有瘟疫肆虐,当适用“玉屏风散”之类的防风散寒之方……

    许甲收敛心思,回到了家中,此时家宅明媚,给许甲又有另外一重感受,乃是“身份归属”的问题,从前似乎是冒名顶替,如今是“名正言顺”。

    乾位屋主的风水不留余力的润泽过来。

    小红正在努力的蒸煮许甲吩咐的药材,一口大锅支在那里,迭着四五层,因怕药性串了,其实都是一种药,现在蒸的就是黄精。

    但不是野生的,此界药农早早就掌握了黄精的人工种植技术,只是也分山黄精和田黄精两种,二者价格差异十数倍,许甲要的自然是山黄精了,但田黄精也勉强能当口粮吃了,也可以用黄酒煎着吃,可以回元补炁。

    “小红,这是第几道了?”

    “第二道了。”小红道:“这几天天气好,晒干得快。”

    许甲赞许一声:“不错,做得不错,这个月给你涨月钱!”

    小红惊喜,跳起问:“真的?”

    “真的。”许甲也是打一棍,给一枣:“上次凶了你,不要往心里去,做给他们看的。”

    小红已经被金钱迷昏了脑袋,许甲说啥都是对的了,况且也没记仇的习惯,毕竟古代思想,也是尊卑观念严重。

    归绫高此时已经叛变许甲了,成了许父桌子上的镇纸,在桌子上,每次许父读文章,就摇头晃脑的。

    许甲没去管他,直直往明堂去,爬上房梁,将金蟾取下,又至于水塘之中,运用吊绳,将被困在里面的吊客煞给逼了出来。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