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冥狱大帝 >第110章 玉兰金絮
    “这是什么?”

    从玉兰手中,接过一本红色封皮,点缀金边的典籍,叶桀略显好奇。

    “桀哥,你看看就明白了。”玉兰轻声回应。

    带着心中的疑惑,叶桀将典籍翻开,立即便被当中的内容吸引。

    “金絮养魂决……这是天阶中品的鬼修功法,而且专为修复崩解的灵魂而生,你们是从哪弄来的?”

    随便翻了几页,叶桀便被典籍的描述深深镇住,随即倒吸一口冷气。

    天阶中品的鬼修功法,放在这冥府当中,少说也得几千万阴德。

    他拼死抓回秦琼,殿主给予的赏赐,也不过是天阶中品的龙元经,足以说明这一品级功法的珍贵之处。

    眼下玉兰又拿出一本天阶中品的功法,况且还专为养魂而生,这怎能不令叶桀感到惊讶?

    仿佛看出叶桀的疑惑,茯苓解释道:“桀哥,你竭尽全力,救下小孟君瑶,乃是整个酒乡的大恩人,若是没有你,如今的酒乡可能已经垮了吧。如今桀哥灵魂受创,这本金絮养魂诀,乃是我们几位侍女长共同出资,替桀哥买来的,你可千万不要推辞。”

    薄荷也插嘴道:“就是说嘛。咱们本来想给桀哥弄一朵彼岸花的,无论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害,一朵彼岸花都可以令灵魂恢复原状,只可惜通往奈何桥的路都被封死了,严禁任何人靠近,最后只能买这本功法了。”

    见众人如此关心自己,叶桀心底也涌起几分暖意,抱拳道:“叶桀便谢过诸位了,这本功法,着实能解我身上的燃眉之急,是我眼下急需之物。”

    体弱的白萝坐在悬空木椅上,朝叶桀露出微笑:“是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与平安的小孟君瑶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

    玉兰这时轻声开口:“对了,桀哥,你还没仔细看吧?这金絮养魂诀十分特殊,以一己之力,是很难修复崩解的魂魄的,必须达到阴阳调和,天人一体的状态,才能将崩解的灵魂修复。”

    “还有这样的事?”

    叶桀微微一愣,随即翻看起手中的典籍来。越是翻看,叶桀心中便越是惊讶。

    天阶功法,已经十分接近仙人所使的道法,因而有着最为独特的功效。

    像横山大盗所使的摧心魔掌,需要通过杀人来提升威力,当中的精妙之处,远不是一般功法所能比拟。

    而夏薇的冥灵神决,更是能将叶桀化为仙人层面的法器,对凡间的敌人,带去毁灭性的打击。

    至于这本金絮养魂诀,它的修习方法更为特别。

    正如玉兰所言,这金絮养魂诀修炼起来困难重重,除非有着阴阳共济,又或是天人合一等极为罕见的天赋神通,否则的话,很难将这门功法练成。

    按照典籍所言,想要修习金絮养魂诀,需要同时借助阴阳二气的力量,并在体内达成绝对完美的平衡,以此来修复灵魂中的损伤。

    “这金絮养魂诀需要借助阴阳二气,比起鬼仙之道,更像是地仙之道的功法……”叶桀无奈而叹,“想要调和体内的阴阳二气,对活人而言尚且困难,对鬼而言更是难上加难,鬼的体内连一丝一毫的阳气都没有,又何谈调和阴阳二气?”

    地仙之道,执掌着日月阴阳之力,除了真正的地仙外,怕是没多少人,能够以一己之力,将这金絮养魂诀练成。

    玉兰却是淡淡一笑:“不要急,桀哥,你且往后翻看。”

    “哦?”叶桀被她的这番话语勾起了心中的好奇,继续查看起典籍中的内容,眼中也泛起几分讶色。

    典籍后方,提到的另外一种修习方法,深深吸引了叶桀的注意。

    那是一套形如阴阳鱼的法阵,法阵的运转需要消耗灵石,提供充足的阴阳二气,法阵中有两个阵眼,需要两人同时位于阵中,以此维持阴阳二气的平衡。

    “这种方法着实不凡……有了此阵,就连鬼也能借助阳气之利,修复受损的魂魄。”

    合上典籍,叶桀感慨道:“只是,按照典籍所言,我虽然能恢复崩解的魂魄,但与我一同入阵的另一人,却会受到阵法反噬,不光要耗去大量灵力,就连灵魂也会陷入深深的虚弱,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恢复……”

    金絮养魂诀的弊端十分严重,叶桀虽然能借助养魂诀的力量,将逐渐崩解的魂魄修复,但同为阵眼的另一人,却会透支灵力,陷入较长时间的虚弱当中。

    “不用担心,只是陷入虚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需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与之相比,修复逐渐崩解的灵魂,才是这一功法的长处所在。”茯苓摇着折扇道,“如果桀哥需要的话,我愿意入阵相助。”

    “咱也可以!”薄荷也举手道。

    玉兰则拦在了她们身前:“我明白,桀哥身上的伤,牵动着我们所有人的内心,我们都愿意帮助桀哥,只是这金絮法阵最多只能容纳两人进入,要我看,我们还是按照结识桀哥的先后顺序来吧。”

    茯苓并不服气:“按这个顺序,伱不就是第一了吗?你直说不就好了吗?何必这么拐弯抹角?”

    眼见侍女们争论不休,叶桀干咳一声道:

    “诸位的好意,叶桀心领了,可不要为了这点小事,而伤了酒乡的和气,我相信那一定不是孟姨愿意见到的。要我说,还是按玉兰说的来吧,我最先认识的虽然是瓜子,但瓜子还在保护小孟君瑶的安全,还是往后挪挪,先将这份重任交给玉兰好了。”

    闻言,玉兰淡雅一笑,其余侍女听叶桀这么说,倒也不再反驳,转而开始在心中盘算,自己究竟要排到第几个去了。

“我们先去准备金絮法阵,桀哥,你们在此稍等片刻。”茯苓开口道,她与白萝都略通一些阵法之道,便先行告退,前去布阵。

    “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呢……哎哟,你揪咱的耳朵干嘛?”薄荷坐在原地,本来不想走,还想多说几句,也被茯苓揪着耳朵拉走了。

    随着众人的离去,场中很快便只剩下叶桀与玉兰二人。

    想起金絮养魂诀的内容,叶桀抱拳道:“此次能得兰姐相助,叶桀可谓三生有幸……”

    话音未落,便见玉兰快步行来,不由分说的扑进叶桀怀中。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急促的呼吸中,蕴藏着似水的绵绵情意。

    “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说这种见外的话……”玉兰娇嗔一声,佯怒道。

    叶桀凝望着她,赔罪道:“是我考虑不周,这番心意,叶桀定当谨记在心。”

    玉兰握住叶桀发生崩解的左手,望着缺少的手指,一脸心疼:“桀哥,你是在冥灵神决的催发下,这才产生的崩解。就算这次恢复了,但若是继续承受冥灵神决的效果,崩解还会再次发生……”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