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大清隐龙 >5379 金粉世家有多大权力?
    “虎妞,你放手吧,放弃你的执念,神仙药这件事儿你就不要管了!”

    虎妞万万没有想到,三更半夜的福慧姐姐居然拖着身子来看她,福隐儿没有跟着,整个房间里只有姐俩。

    所有伺候的人都退下去了,福慧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直接提到了神仙药的问题。

    “虎妞,我身子沉重实在不能多废话了,太累了……我来见你只有一个意思,让你放弃吧,答应福隐儿,把药给载淳送去吧!”

    虎妞也没有回答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哎……我的好姐姐啊,都到今天了,你的心还向着那个朝廷呢?你可真不忘本啊!”

    福慧当然能听出虎妞的嘲讽了,但是她真的没有力气斗嘴了。

    摆了摆手福慧小声说道“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没有力气分辨了,我来其实就是通知你的,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哈哈……你决定了?”虎妞突然变了脸色“你决定就行吗?你凭什么决定元首的逆天神药,你凭什么胆敢破坏老爷的计划。”

    “姐姐,我看在咱们多年姐妹的情面上,还有你肚子里肖乐天的孩子面子上,最后奉劝您一句,这件事儿别管了,你真的别掺和了。”

    “屋子里没有外人,妹妹就说句大实话吧,姐姐您只要好好的,不要再想着清朝那个朝廷了,那么你永远是我的大姐。”

    “华族的荣华富贵,绝对有你的一份,好好安心享受不好吗?可是你如果执意要掺和,那可就是和整个华族作对了!”

    此刻福慧就感觉浑身一阵一阵的冒虚汗,她真的是费不了心力了,看着虎妞满脸的执念她只能叹息一声。

    “妹妹,你放弃吧,这件事本来就不应该你来管,因为……因为这是我的差事啊!”

    “嗯?你的……你的差事?”虎妞一听就愣住了。

    福慧喝了口茶压了压心中的烦闷“是的,我的差事……你和我真的只是肖乐天的女人吗?”

    “哪里有那么简单啊,我们的身份首先是臣,其次才是妻呢!”

    福慧摇了摇头“这个道理过去没人跟你讲,因为生活的环境不一样,但是我从小就知道这个道理。”

    “嫁入帝王家……不不不,肖乐天不是帝王,但是却拥有超过帝王的权力,那么我们在他身边就不可能仅仅是妻子这么简单的!”

    “其实我就是金粉世家的负责人,满蒙回藏所有跟八旗贵胄有关联的……命妇们,小姐们,都归我来管!”

    “什么?什么东西……”虎妞好像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一下子就愣住了。

    “金粉世家,是肖乐天亲自起的名字……我就是清朝所有女眷中的管理者,我负责协调整个清朝八旗势力的内宅……”

    “我秘密接触所有清朝朝廷上大员们的命妇,我给他们提供便利……比如说最好的入股机会,最佳的股票买卖点,最好的卖官鬻爵的门路……”

    “我还可以给她们提供各种珍奇的全球奢侈品,很多都是拿着银子都买不到的好货……”

    “我还能协调他们把所有贪污来的钱,转移到全世界的银行里面去,而且还能给最高的利息……”

    “对,我就是清朝内部,甚至包括汉人高官内宅,所有女人的管理者……”

    “你现在应该听明白了,肖乐天早就把那边的那个朝廷给蛀空了,他们是透明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秘密……”

    “其实这些女人也是在为家族找一条后路,谁不知道我的身份,她们和我保持关系,最后其实想要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希望……”

    “一个天塌地陷之后,家族能活命的希望,所以才有金粉世家这个组织吧!”

    “你不信?呵呵……载淳的妻子为什么会在逃离紫禁城的时候,带着好几块大清宝玺走啊?”

    “不用怀疑,那就是我的提醒,那就是我的命令……”

    说到这里福慧实在是熬不住了,她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惊呆了的虎妞休息了片刻。

    “你还不信吗?金粉世家最终的任务,就是要用枕头风吹清朝朝廷的脊梁……我和二毛有联系,其实载淳的退位诏书这个任务……”

    “就是我家和二毛共同来负责的,我的弟弟福庆一样也是其中一环……”

    “你看看这个吧……”福慧突然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信出来。

    信封摆放在茶几上,虎妞看着信封上肖乐天三个字,已经脸无血色了,这是亲笔啊,虎妞怎么能不认识肖乐天的亲笔。

    颤抖的手,抽出里面的薄薄的一张纸,里面的字迹很潦草,其实就是一张全权授权书。

    持有者是福慧,一旦福慧拿出这张纸,除了调动军队之外,其他的命令华族上下应该全部遵从。

    就几行字,非常简单,但是用了元首的印玺,用了肖乐天的签字,甚至还有密令的编号,说明这份全权授权书在密档里面是有备注的。

    根本就无法造假,这就是真的!

    福慧手撑着椅子扶手小心的站了起来“你看,我们都是臣,然后才是妻,我们都有任务的……”

    “有了这份手令,我除了调兵之外,其他任何东西都可以调用,难道不能调神仙药吗?”

    “我来这里和你商量,其实就是想维护住你的脸面,如果我不通知你,直接用这份手令,我照样也能拿出这份药出来……”

    “但是不能那么做啊,姐姐我总要照顾妹妹的脸面,妹妹要知我的心啊……”

    福慧走了,带走了那张手令,也抽走了虎妞心中的力气,她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不一会眼泪就流下来了。

    “这算什么?……肖乐天你这算什么?”

    “你当她是慈安,我是慈禧吗?连遗诏都留下来了吗?这么大的事情,你还瞒着我?”

    “连我都不相信了,你去相信一个清朝的破鞋吗?”

    “我才是清白的身子给了你,你我是在太行山里生死存亡时候的结发妻子……她福慧算什么?三婚的破鞋罢了,你怎么把她当宝贝了?”

    “救活载淳!救活载淳!救活他有那么重要吗?你就不想想儿子未来的权利吗?”

    虎妞已经魔怔了,她突然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天下是我儿子的,别人谁都不能抢走……载淳必须死!”

    “好好好,你能拿得出药,但是姑奶奶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送不过去!”

    “有种你挺着大肚子亲自去送!”

    “来人,准备车子,这里太气闷了,咱们去南山的别墅透透气去……”

    大半夜的,虎妞惊动了整个元首府,好几百伺候的人收拾东西,大张旗鼓的准备马车,也没跟福慧告辞,扭头离开了元首府,去自己的疗养别墅了。

    而那一夜,福慧一夜未眠!


章节报错(免登陆)